洗 澡

洗 澡
□ 彭秋平新买了一套住宅,开发商为了促销,给每户人家送了太阳能热水器,蓝茵茵的太阳能板斜着安装在阳台前,如一只魔幻的手掌,将野外的阳光转变为瞬间可用的热能,热水咕咕地从水管里涌出,可用于厨房里的洗刷,更可用于冬季的洗澡。哗哗的热水,从莲蓬头里开出家居之花;充满的水汽,有了模糊的诗意和日子的暖意。洗澡是件平常事,但却是大事。孔子“沐浴而朝”,将洗澡作为修行。而作为平头大众,洗澡也关乎健康、形象。小时候,冬季几乎不洗澡,由于太冷,乡间条件差,没有洗澡的设备。记住我到镇上读初一的那年,春夏之交气候温暖起来,我和一群同学去校园后边的小河里洗澡,脱衣服时,我发现大腿上一层黑乎乎的尘垢,心里很严重,怕同学看了笑话,急忙纵身跃入水中,在清灵灵的河水里浸泡了足足半个小时,才将积累半年的陈污旧垢一扫而空,其时真有一种面貌一新的感觉。1987年,我走上作业岗位,分配在一所城镇校园。校园条件粗陋,没有洗澡房,气候温暖时,到校园后边的小河里能够洗澡,暑假有时也在井台边沐浴。可一入冬,冬风刀子似的刮人,洗澡就成了头疼的事。成了家的教师,能够在家里迁就,但独身教师就为难了——我的独身宿舍只要七八平方米,一床、一桌、一椅罢了,待在房里就像一只黄鼠狼被关进笼子里,回身都难,更甭说洗澡了。那时校园有二三十个独身男教师,晚饭后的韶光,咱们常将校园厨房的门合拢,并上闩,舀盆热水,仓促淋浴。水汽充满,水花飞溅,还有青春年少的嬉笑打骂,其实也算得上热烈。而校园厨房是吃饭的当地,是卫生重地,为此校园领导也屡次三番地“教育”咱们,却一向没有拿出处理洗澡问题的方法。记住当年我还以此为体裁,写了一篇散文《洗澡的为难》,宣布在其时的《江西青年报》上,每逢拿出来重读,便忆起最初的艰涩年月。1992年,我在镇上成家了,很走运,妻子的单位分了一套两室一厅,卫生间的墙面贴了白瓷板,地上是防滑的花瓷砖,洗澡就不成问题了。那时,咱们用的是蜂窝煤,冬季洗澡时,用壶子烧水,再倒进桶里,用以沐浴。气候越来越冷了,洗澡前全身便起一层鸡皮疙瘩,冷得瑟瑟发抖,洗澡是一件要下决心的事。后来买了一个浴罩,挂在卫生间的顶上,连人带热水桶躲进罩子里,将热水往身上一浇,热气一瞬间将皱巴巴的浴罩胀开,就像一个膨大的气球。热气裹在浴罩里边,散不出去,洗澡就不冷了,但总感觉有点烦闷。2005年我调到城里作业,赶忙买了一套商品房。装饰增加家具时,燃气热水器是必备的。洗澡时,只需要将水龙头往热水方向一提,热水器便噗的一声点着了,蓝茵茵的火苗呼呼往上冲,一瞬间淋浴头就涌出热水。假如还嫌冷,也不要紧,顶上就装着浴霸,四个大灯泡就像四颗亮闪闪的小太阳,将全身烤得暖烘烘,洗澡就成了一种享用。有些考究的人家,还特意置办了浴缸,全身泡在热水中,浑身的筋络好像都被这热水泡热了,感觉身体特别绵软、通透。这时的洗澡,就不是单纯含义的洗澡了,几乎便是一种生命享用。拍于1999年的电影《洗澡》,其中有一个情节写到解放前的陕北遭受干旱,一个宽厚的老农用驴子驮黄豆换回了两桶清水,让第二天出嫁的女儿洗澡……这是我看到的最令人挂心的洗澡。好在这种令人挂心的“洗澡”离咱们越来越远了,特别是太阳能热水器遍及今后,洗澡就变得愈加经济实惠了,几乎能够用淋漓尽致来描述。回忆这么多年来洗澡的变迁,何曾不是日子剧变的一个缩影?现在,洗澡不只洗去了日子之垢,并且换来了通体舒泰,就好像宋朝王桓《宜浴温泉》的“上方新浴觉身轻,恰喜温文水一泓”一般夸姣;并且从洗澡的变迁中,彰显出年代的前进和大众的充足,这比王桓诗中所描绘的“身轻”“恰喜”等感触,意蕴要丰厚和深沉得多。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